当五百件古罗马文物“孤身”来到中国

分享到:

当五百件古罗马文物“孤身”来到中国

2022年08月14日 13:59 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
大字体
小字体
分享到:

  五百件古罗马文物“孤身”来华

 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/倪伟

  发于2022.8.15总第1056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杂志

  503件意大利文物漂洋过海来到中国,却没有一名意大利人跟随护送。在全球展览行业,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。

  这些文物来自意大利全国26家博物馆,其中大量文物是首次出境,包括一些极为脆弱的玻璃、青铜片和雕塑等,都有近2000多年历史了。

  文物运输公司在意大利将这些文物打包装箱,然后运输到北京,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拆箱、点交、布展,整个过程都通过iPad用视频实时展示给意方。其间,国博与26家意大利博物馆还通过几百封邮件反复沟通,完成点交和布展过程。

  疫情之下,中意两国之间人员交往受阻,但这次“意大利之源——古罗马文明展”历经2年延宕,终于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。这是疫情之后,国博在北京举办的第一个国际展览。

  此次展览的主题,聚焦于公元前4世纪至1世纪,这是意大利半岛逐步“罗马化”的关键时间段,意大利半岛在这一时期实现了政治和文化统一。

  40G视频与几百封邮件

  孩子要出远门,妈妈能不担心吗?“他们一开始也希望能够有人来的,但人员往来很难,他们也比较信任国博,就采取了视频点交的方式。”此次展览中方策展人、国家博物馆国际与艺术展览总监潘晴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。

  意大利与中国两国博物馆界合作密切。过去近十年,国家博物馆已经与意大利合作举办了七次展览,双方都很了解对方的能力。2018年,国博与意大利21家博物馆及国内17家博物馆合作,联合举办了“无问西东——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”展览,系统展示了13至16世纪中意之间的文化艺术交流状况。2019年,“归来——意大利返还中国流失文物展”,展出了意大利返还给中国的796件走私文物,显示了两国政府联袂保护文物的成果。

  意大利与北京有6个小时的时差,点交期间设定在每天下午3点至半夜12点,国博的工作人员与意大利同行实时协作。伴随文物一同抵达的,还有上千页的点交文件,记录着每一件文物的详细信息,包括文物特征、健康状态、破损情况等。点交时,国博工作人员确认每一件文物开箱时的状态,并在点交文件上更新。

  每天有四组人员点交,文保人员和翻译也同时在场,通过iPad用视频让意大利同行近距离看到每一个动作。国家博物馆策展助理何书铱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介绍说,先给他们看箱子运到这里是什么状态,封条是不是完好,然后撕开封条,取螺丝钉,打开箱子,查看每件文物运输后的状态,一件件取出来放在桌子上,检查有没有新的伤痕,有没有破碎。

  视频点交比现场点交至少多花20%时间,一共录了超过40G的视频文件。当文物状况与点交文件出现不一致,他们会停下来,拍照片发送邮件请意方确认,“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,他们确认了才肯签点交报告,前前后后邮件总共发了几百封。”何书铱说。

  面对如此繁琐的情况还要坚持举办展览,源于这次展览的特殊意义。2019年,中国和意大利决定在2020年互办中意文化和旅游年,重要内容之一,就是共同举办反映两国文化渊源的交流展。随后到来的疫情,使得中意文化和旅游年推迟,并最终在今年重启。作为中意文化和旅游年的旗舰项目,“意大利之源——古罗马文明展”也随之提上日程。

  这个展览原先在意大利展出过,是意大利举全国20多家博物馆之力举办的大展,不仅展品丰富,也具备相当的学术水准。这就相当于中国的几十家博物馆联合,举办一个从春秋战国到秦朝大一统的展览,并试图讲清楚这段历史沿革和文化变迁。

  “最麻烦的是这些头像雕塑,每次拆箱都像开盲盒。”国博展陈设计师邓璐指着“众生的面相”单元中的十几个雕塑说。雕塑被紧凑地摆放在一起,呈现出古罗马众生相。其中还有一对夫妻,按意方要求得挨在一起摆放。由于这些雕塑来自不同博物馆,固定方式各不相同,有的附带底托,有的没底托,有的用金属片固定在底托上,有的则用金属管贯穿直下。为了让它们整齐固定在国博特制的基座上,展陈人员要根据每个雕塑的特点,现场切割出适宜高度的基座,调整每个雕塑的固定方式,最麻烦的一件雕塑反复沟通了三天才安装好。

  而最让他们担心的是一些青铜碎片。中国的古代青铜器多为沉重坚固的礼器,而古罗马的青铜更具实用性,很多被用作武士的腰带、盔甲、护具等用途,千年之后变得极为脆弱,有的已成碎片。国博工作人员必须小心翼翼将它们从包装箱中捧出,避免出现任何伤害。

  但意外还是出现了。运输过程中,一个雪花石材质酒缸的两只涡旋形双柄断裂,打开箱子时已经脱落。意大利同行十分心疼,但不忍心让漂洋过海的酒缸在箱子里沉睡,失去与中国观众见面的机会。经过考虑,他们建议通过视频会议与国博文保院的文物修复人员线上沟通,最终由国博修复了双柄,按计划展出。

  “意大利同行对我们的修复水平是信任的。”潘晴说,“这次中意成功合作,说明视频点交是在互信的基础上,后疫情时代可以采取的一种国际展览工作模式。”

  意大利人想说的故事

  “意大利之源——古罗马文明展”并非一个“亮宝”的展览,展品选取和展线设计都按照学术水准规划,试图言简意赅地讲述意大利与古罗马文明的来龙去脉。

  展览以一个石刻圣坛为开端,这个圣坛也述说着传说中罗马的起源。圣坛一侧雕刻着母狼哺育双胞胎的神话形象。在今天的罗马街头,母狼育婴是最为常见的雕塑形象,罗马城徽的图案也取材自这个神话。

  相传公元前7~8世纪,古希腊人攻破特洛伊之后,一部分特洛伊人逃了出来,在意大利建立了阿尔巴隆加城。当时阿尔巴隆加城统治者的女儿西尔维亚,与战神玛尔斯生下一对双胞胎,随后城里发生政变,双胞胎被丢入台伯河,由于神的旨意,他们被一只母狼救起并用羊奶喂养。长大以后,兄弟俩力大无穷,成为领袖,决定在母狼喂养之地建立一座新城。但两人都想以自己的名字为新城命名,因此发生了冲突,罗慕路斯杀死了雷慕斯,以名字的头几个字母——拉丁字母R0MA命名新城——这就是罗马城的由来。

  在真实历史中,在公元前1世纪之前,意大利半岛均处于各民族自由发展状态,其中罗马共和国是最强盛的王国。直到公元前1世纪——相当于中国西汉时期,罗马共和国进入危机时刻,经过一系列血腥战争,尤利乌斯·凯撒大帝的养子奥古斯都统一了意大利半岛,惨烈的战争加速了半岛酝酿已久的统一。被罗马统一的民族,经历了语言、法律、宗教习俗、生活方式、经商之道、丧葬仪典等多方面“罗马化”的过程,呈现出统一的文化特征。

  而此次展览正是选取了这段从多元到一统的历程。“这个展览不是馆际交流,而是一个国家给另一个国家的礼物。所以选择了一个宏观的大历史视角,他们认为能代表他们想说的故事。”此次展览中方策展人、国家博物馆国际与艺术展览总监潘晴说。

  展览在中国文化和旅游部、意大利文化部、意大利外交与国际合作部的指导下完成,由意大利文化部博物馆司司长马西莫·奥萨纳和罗马国家博物馆馆长斯蒂芬·维尔格亲自策划。展品说明都是由意大利人撰写,中方进行了忠实翻译。这些展品说明十分详细,每一件多达两三百字,常常会略作延展,阐述文物背后更广阔的历史背景。

  展厅中心位置,十分醒目地还原了一座公元前3世纪的“双勇士之墓”。庞大的玻璃罩内部,层层摆放着各种类型的随葬品,正中位置耸立着一副残破的青铜盔甲,往日威风不再,而斑驳嶙峋的青铜透着肃穆的古意。当时,人们为两名当地勇士分别举办了葬礼,然后将他们安葬在同一座大型墓葬内。按照当地的丧葬习俗,为了给第二次安葬腾出空间,会将第一位逝者的遗骨连同随葬品移走,堆放在墓葬一角。第二名墓主被描绘成骑士,戴着富有异国情调的头盔,随葬品异常丰富,包括珍贵的卡诺萨花瓶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盔甲前方摆着一只硕大的随葬品足浴盆,盆底与四周都画满鲜艳的彩绘。在老家意大利时,这只足浴盆从来都是仰面朝天,而此次国博专门定做了一个倾斜的支架,让盆面向前方倾斜,更适宜观众观看。意大利方极为欣赏支架设计,已经向中国同行预定,展览结束后将支架一起带回意大利。

  “盆里的图案非常宏伟,有那个时代文化的代表性,我们希望观众能更清晰地看到这些图案。”展陈设计师邓璐说,“这个支架连同其他一些支架会作为小小的心意送给意大利同行,我们也很高兴。”

  在古罗马文明形成中,希腊文化投射了深远的影响。公元前 509 年罗马共和国成立之前,希腊文化在地中海地区已经广为传播,随后,古罗马人大量接受和采纳希腊文化,产生了希腊—罗马文化。展览开篇处,与圣坛遥相对应的就是一件来自希腊的青铜雕塑——休息中的拳击手(复制品),公元前1世纪由雅典雕刻家雕刻而成,现收藏于罗马国家博物馆。这一展陈布局出自意大利人,他们希望以此表明希腊文化在古罗马的重要存在。

  另一件青铜雕塑——赫拉克勒斯休憩像,最早由希腊雕塑大师利西波斯雕刻。利西波斯曾创作了1500件青铜雕刻作品,却无一件原作留存下来。此次赴华的这尊赫拉克勒斯休憩像,是罗马时期根据一件石刻仿制品再度仿制的。赫拉克勒斯休憩像后世又陆续产生过多件仿制品,也成为英雄赫拉克勒斯的标准像。在希腊神话中,赫拉克勒斯为了赎罪要完成12件苦差,第一件是剥下巨狮的兽皮。这尊雕像展示的正是他战胜巨狮并剥下皮后疲惫休憩的片刻。

  展览中有一些雕像采用了裸展的形式,为了避免被儿童摸到,特意做了半米宽的底座,与观众稍微拉开距离。“我们希望给观众更近距离看这些雕塑的机会,所以没有罩玻璃罩。”展览助理何书铱说,“但是还有一些青铜器和壁画没有敢裸展,罩在玻璃罩里会反光,有一点遗憾。”

  暑期到来,国博观众明显增多,防疫的要求依然随处可见。展厅工作人员几乎每人手持一块提示牌,写着“请正确佩戴口罩”。他们来回巡视,看到有人摘下口罩喝水,立刻上前提醒戴好口罩。国博的著名藏品击鼓说唱俑,其卡通形象也戴上了蓝色的口罩,成了一名防疫宣传大使。两年来,国博洽谈过的几个国际展览项目都因疫情而终止。“古罗马文明展”开了个头,紧随其后在国博举办的“东方吉金——中日韩古代青铜器展”,也利用视频点交的方式,让日本和韩国古代青铜器成功登陆中国。“现在国外展览终于也开起来了,正在逐渐恢复。”潘晴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说。

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2022年第30期

  声明:刊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 举报邮箱:jubao@chinanews.com.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Copyright ©1999-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评论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