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红书记玩说唱 小城康巴什出圈

分享到:

网红书记玩说唱 小城康巴什出圈

2022年08月01日 00:49 来源:北京青年报
大字体
小字体
分享到:

  邢征 身份 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 政法委书记 康巴什区委书记 他的故事 云致辞时一段说唱 迅速火遍全网

  “呦、呦、呦、呦,各位网友朋友,你们大家都好!欢迎来到康巴什,西北之宝。在所有城市当中,我们最小,但我们人均点击量,高到爆表!”

  斜戴着帽子,佩戴墨镜,跟着节奏做出不同手势,一副说唱歌手的范儿。今年7月初,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、康巴什区委书记邢征在云致辞时来了一段说唱,迅速火遍全网。

  “网红书记”邢征所主政的城市康巴什,是一个只有18年历史的新城市。

  然而,在一群具备互联网思维的年轻干部的推动下,这座昔日人烟稀少的小城,正摆脱依赖土地资源等旧有的发展模式,探索新的发展和管理思路。

  这里,每个区领导都要直播带货,每个干部的胸牌都可以被扫码点评,每个公民的电子品德积分都可以换取实际的福利。

  就像“网红书记”所说:家里没矿,全靠流量。

  处级以上领导

  都要直播带货

  “家人们好,大家好,欢迎来到直播间!”

  7月8日晚上7点,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里,挤进鄂尔多斯康巴什的5位副区长。此时,他们化身“带货主播”,为羊绒围巾、沙棘汁饮料、酸溜杏、蒙古锅茶、黄河碱地米等多种鄂尔多斯本地特色农产品推介代言。

  当天,直播持续两个多小时,抖音和快手两个平台一共销售15万元货品。

  这是康巴什80后副区长杜佳斌人生中的第一次直播带货。“原来看抖音、快手,觉得做直播带货挺容易,但真正面对镜头时,就词穷了。”

  副区长所在的“多多品”直播间,背后的运营公司是康巴什新成立的一家国有企业。运营总监赵鑫告诉北青报记者,“多多品”于今年6月14日开启试播带货,6月20日正式发布上线。目前,上架货品主要涵盖奶食品、肉制品等多个本土农副产品。

  “我们是新账号,平时直播间也就20多人,区长直播那天平均在线人数超过200人。播了一个月,成交额约40万,区长带货就15万。”赵鑫说,未来区长们会不定期过来直播,但重点不会放在讲解产品本身。

  现在,康巴什的处级以上干部都要参与直播带货。直播间外,这些区长们服务的是一个只有18年历史的新城市。

  2019年到康巴什的任晓彬开了一家烤红薯店,兼卖一些家乡美食。渐渐地,红薯店变成网红店,他也因为能迅速掌握各项新政策,被称为康巴什的“小灵通”。

  今年4月20日,康巴什融媒体中心将任晓彬的故事拍成短视频发布,一位名叫“齐五柳”的网友点赞评论:康巴什好人。

  任晓彬说,在视频号评论区,“齐五柳”的身影隔三差五就能看到。演员靳东录了一段视频,为康巴什的数字乡村振兴平台“多多品”代言,一网友问“又赚了鄂尔多斯多少”时,“齐五柳”跟评“免费”“真的免费啊”。

  很多网友并不知道,网民“齐五柳”就是他们的区委书记邢征,也是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。

  这个“网红书记”

  出自海外名校

  今年44岁的邢征,是内蒙古自治区12个盟市中最年轻的市(盟)委副书记,拥有英国牛津大学、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法学硕士和理学硕士学位。

  2020年10月,邢征由企转政,“空降”内蒙古,担任包头市委常委、市政府党组成员,2021年5月任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、政法委书记,一个月后兼任康巴什区委书记。

  对于“触网”,邢征有自己的理解,“我们很多领导干部还是很年轻,我希望他们要懂网、触网,要有对网的感觉。”

  邢征认为,在聚光灯底下,就要自觉接受老百姓的监督。还要解决具体问题,不能只会在办公室里坐而论道。

  康巴什没有农业、工业,主要依赖于服务业。“家里没矿,全靠流量。”是邢征常提的一句话。

  邢征曾多次强调,以新媒体传播好声音,全方位打造“网红康巴什”。从文创雪糕、后备箱集市、城市帐篷营地、康城有约、马上游城等,他邀苏炳添来“数星星”、请靳东代言,邢征让这个城市在“网红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
  以至于邢征自己前段时间也成了“网红”。

  7月5日,康巴什·中国网红城市指数发布中心挂牌仪式举行。邢征在云致辞时,先来了一段Rap。致辞的场地是当地会展中心的一角。出场的他,嘻哈风格,戴着墨镜,帽子斜戴,身穿印有康巴什地标的T恤。一开口,就是一段说唱。

  之后,在工作人员的“提醒”下,邢征摘掉墨镜和帽子,一本正经地开始致辞。

  致辞结束,他重新戴上帽子和墨镜,“哦,对了,欢迎大家来康巴什避暑休假,吃茶绿马雪糕,看哈达湾晚会,再见!”

  邢征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这只是他和同事们临时起意的探索与尝试,也是自己填的词。然而,视频录好后,邢征犹豫了,“这么搞到底行不行?是不是太出圈了?”后来,他咬牙决定“先播了,有什么问题再说。”

  “康巴什的网红城市指数发布中心,全国独一无二。你自己都不红,怎么扛起这个牌子。”邢征说。

  成为“网红”后,邢征很担心爸妈批评自己,说当个官不好好当,老不正经的;儿子说,爸你这点儿(踩得)还凑合;女儿说,爸你这有点丢人。

  但是,邢征认为,“要让康巴什长红,我就拼了,值得干!”

  干部要接受扫码点评

  结果与提拔晋升挂钩

  “摄像机对好,请文旅局、住建局两个单位负责人作检讨发言。”

  7月13日,康巴什区委二届41次常委会会议召开。这是一次常规的圆桌会议,但是不同的是,邢征设置了一个“站着说话不腰疼”检讨席,两位局长站着“检讨”了40分钟。

  据多位参会的干部表示,当天的会议少了“好人主义”,“辣味”十足。“老百姓满意率、反应率、推诿率这些都是要考核的,这次他们排在末尾,下次就要换人了。”

  邢征说,一座“网红城市”要面子,更得要“里子”,“网红城市不能让老百姓吐槽,说领导只为自己红,只为政绩,只为名声。”

  这从康巴什城管和摊贩的关系就能看出,这里的城管局长不考核利润,但要考核商贩们的赞成度和拥护度。

  于是事情起了变化。今年年初,康巴什区在原有的三个早夜市基础上,又在居民生活区新增10处免费的便民疏导点,共计150个摊位。摆地摊的商户用手机扫一下“摊位管理码”登记信息向城管备案后,就可以每日在规定时间、规定地点内摆摊卖货,群众也可以扫码监督。

  卖烤羊肉的艾买提现在已经有了好几个摊位,一个摊位的流水每月就超过9万元。德荣早市水果摊老板张荣则说,自己今年60岁了,外出打工不好找活儿,能摆摊就能有收入。

  邢征说,在康巴什,对商贩唯一的要求就是认真合法经营,凭良心经营,走的时候地上要干净,该交税要交税。

  更让人意外的是,康巴什为所有干部设置专属服务评价码,即在工牌上“一人一码”,并于每月初向社会公布上月各单位干部服务评价情况,将评价结果与干部提拔晋升、年度考核、激励问责相结合。

  什么是好的营商环境和营生环境?邢征认为,老百姓办什么事都顺顺当当的,不用找人,不用托关系,不用采取不当的方式,这就正常了。

  市民挣“品德积分”

  可选学位走绿通

  在康巴什,还有一个奇特的景观,政府主导开发的应用有着强大的网络黏性,甚至反过来推动社会治理。

  康巴什居民热衷于在政府开发的小程序上抢积分(100积分折合1元)开启“数字消费”的内循环。更有趣的是,平台上还有一种“分”叫“品德积分”,不能抢,只能靠“挣”。

  例如,见义勇为加20分至50分,好人好事加2分至100分,公益捐款加1分至20分。这些品德虽然不能当钱花,但可以发挥比钱更大的作用。只要分值高了,小到银行免排队秒变VIP,大到选择学位、就医绿色通道。真正做到做好人有好报,做好事也有好报。

  出租车司机赵勇的老家在鄂尔多斯伊金霍洛旗。2009年,为了孩子上学,他以高出老家房价一倍的价格,在康巴什市府北街一小区买了套学区房。从此,家从伊金霍洛旗搬到康巴什。在他的眼里,隶属鄂尔多斯的康巴什,曾经是干旱贫瘠的戈壁滩,冬冷夏热,风沙肆虐,自然条件非常恶劣。

  2004年5月,鄂尔多斯宣布在其东胜区西南25公里处建立一座新城,这个承载“鄂尔多斯梦”的地方被命名为康巴什。

  彼时,这里周末中午,偌大的广场空空荡荡,人们可以清晰地听到几百米外的电音喇叭声、喜鹊从空中飞过时的啾鸣,偶尔也有驶过的汽车与路面摩擦的声音。自从来到康巴什,赵勇一直在埋头拉活儿挣钱,逐渐他发现,乘客从建筑工人变成市民和游客。“人多了,房价高了,上下班高峰期会堵车了。”

  “几年前,我制作了收款二维码,真的太方便了。”最初赵勇不会网购,不看短视频,更不会“码上生活”。现在,赵勇都学会了。

  对话邢征

  干部要懂网、用网 走“网上的群众路线”

  北青报:云致辞前唱Rap是您的想法吗?有想过自己变成“网红”吗?

  邢征:是,Rap本身并不重要,而是使用这个载体吸引年轻人。你凭啥搞一个网红指数发布中心?实际上就是用自己的脸去带动流量,这个力气都不肯下,这个风险都不肯冒,你干脆就甭干。

  说实话,现在媒体、自媒体很发达,但是我们的领导干部,还是在很审慎地或者是过于审慎地在接触这些东西。可能有很多干部是无感、甚至是恐惧感,避之而唯恐不及,怕控制不好出问题。实际上时代变了,有些正向的发声和引导你不去做的话,可能我们就丧失阵地了。再有就是个人问题:你愿不愿意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上,接受大家的监督?

  北青报:当时设计Rap这种形式致辞,您自己会不会担心被人说“不正经”?

  邢征:开始有一段时间,我犹豫了,想说要不然掐头去尾留中间,因为中间那段没毛病,恢复一个常态化致辞的状态。后来,经过研判说,要不然就咬牙播了,有什么问题再说。

  北青报:您怎么看待自己的“嘻哈”形象?

  邢征:当时有个网友的评价,我觉得一针见血。他说“帽子一摘、头发一捋,一股慈祥的气息就压掉了青春的感觉。”我们自己在设计的时候,其实就想要有这么一种反差。

  在新时代的情况下,按照总书记的要求,干部要懂网、用网,走“网上的群众路线”。

  北青报:您的Rap唱得很有范儿,有经过专门的学习吗,怎么学的?

  邢征:现学的。我这个形象条件不行、口齿条件也不行,本来这词可能还多两段,到后来我舌头就打结了,实在不行,所以就勉强来了一段。

  北青报:您觉得唱Rap这件事为什么受大家欢迎,有想过原因吗?

  邢征:可能是因为它“反其道而行之”。你看原来我头发一弄,再换个白衬衫,其实也很安静慈祥,也很“局里局气”“厅里厅气”。但如果是个真实的人,他肯定是有很多面的。我要回家以后跟我爱人也这么说话,我肯定得挨收拾,跑不了。

  新时代下,干部其实应该更多元、更真实。如果说最后全穿一样的衣服,那不就变成套子里的人了吗?

  北青报:当“网红”的感觉如何,会有压力吗?有没有人质疑你?

  邢征:网上肯定会有人质疑,我能感觉到可能还会有腹诽,但那都无所谓了,反正你这事也干了。

  我红不红对我本人来说意义不大,更多的还是吸引流量的一种尝试,看看老百姓到底是赞成还是反对。结果肯定是赞成和反对都有,只不过比例不一样,但你预计不到比例是啥?是二八还是倒二八,是吧?现在给我的感觉,起码是正的八二以上吧,这就说明年轻人同意,我觉得这就对了。

  北青报:您觉得官员穿搭需要“局里局气”吗?

  邢征: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现在在我们这个行业内,就形成了这么一个氛围,但是如果说过度地成为一种文化,大家都穿成这种样子,其实意义不大。

  我跟我们康巴什区的干部们曾经也探讨过,要不要把周五这一天拿出来,你爱穿什么穿,民族服装也行,花里胡哨也行,穿个T恤衫来也行。我们保持在需要的时候体现一个整洁大方,但也要有活泼和严肃相结合的感觉。

  北青报:靠一段Rap说唱走红,从您自身的工作职责来说,它带来了什么意义?

  邢征:我觉得对我们的社会治理是很有意义的,比如大家现在知道在哪儿能找到书记了,对吧?原来你找不到,你只有打市长热线,然后投诉、写信、上访,现在完全可以通过“齐五柳”这个微信公众号来跟我反馈,我再转到其他的部门去解决。

  另外,在书记信箱里,百姓现在也知道哪个是我的“马甲”,那他就给你提问,你给他回答,然后我们把问题解决,实际上这就是一种基层治理的现代化或者一种新的方向。

  北青报:您之前说希望更多年轻人来康巴什,您觉得康巴什未来靠什么吸引年轻人?

  邢征:我们开玩笑说,上回内蒙古输出技术的时候,可能还是骑马技术和射箭,现在输出的是数字技术。我们现在就是想开放更多的场景,通过输出内蒙古原来很少输出的数字技术,向发达地区靠近,以此来进一步吸引年轻人。

  文/本报记者 朱健勇 实习生 李芊筱

【编辑:叶攀】
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[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06168)] [京ICP证040655号] [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] [京ICP备05004340号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15699788000 举报邮箱:jubao@chinanews.com.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Copyright ©1999-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评论

顶部